首页 »

身体可以发声,舞蹈属于所有人

2019/8/14 6:05:27

身体可以发声,舞蹈属于所有人

舞蹈是身体的语言。人人都能摆动肢体,一同起舞。4月27日,2017国际舞蹈日论坛拉开帷幕,一整天时间里,中国、美国、法国、西班牙、菲律宾、塞浦路斯等多个国家的舞蹈艺术家、理论家相聚上海,共议全球化时代下,舞蹈艺术如何守住自己民族舞蹈的文化传统与个性,促进世界舞蹈文化的多样性发展。

 

民族传统是舞蹈艺术的创作源泉

 

“互联网时代,文化的对话与融合步步推进,各个民族通过舞蹈相互交融。但另一方面,舞蹈的多样化发展确实是个难题,在全球化背景下,保持文化的个性化发展始终值得重视。”舞蹈理论家、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院长于平说。

 

民族文化传统是舞蹈艺术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。塞浦路斯舞蹈艺术家、编舞家Andromachi Dimitriadou Lindahl祖籍希腊,她一直试图从古希腊戏剧中探寻现代舞的表现方式。“我的名字来源于祖母,但它不仅仅只是名字,也是存在于我血肉中的文化遗产。我在继承传统的过程中寻求身份。”受其希腊血统影响,她的现代舞作品中,经常有古希腊神话、戏剧的痕迹。“直到我在国外住了很久之后,我才开始重新认识希腊的文化。现代舞也可以用来讲述古希腊的悲剧英雄,拥抱文化遗产,能让我们的灵魂更加充实。”

 

西班牙舞蹈有民间舞蹈、波丽露学派舞、弗拉明戈等多种表现形式,独具特色的舞蹈风格成为舞蹈编排的重要元素。“弗拉明戈舞是大家最了解的西班牙舞蹈,而展现民族生活方式的民间舞蹈,也可说是世界舞蹈中表现形式最为复杂的舞蹈之一。”西班牙弗拉明戈舞专家、穆西亚西班牙芭蕾舞团创始人Carmen Rubio介绍道。她对中国并不陌生,由她所编排的《卡门》《命运的俘虏》等西班牙舞蹈曾多次来中国演出。“我的编舞将西班牙舞蹈的各种形式很好地融合在一起,运用了踢踏舞、响板、古典舞蹈等各元素,将胳膊、躯干的表现力动用起来,体现了西班牙编舞的风格。”论坛现场,Carmen Rubio拿起响板,展示了别具风味的西班牙舞蹈,尽管台下听众说着不同的语言,但舞蹈的沟通却可跨越民族和文化。

 

由青年舞蹈家万素编排的汉族民间舞《悠然情韵》,则吸纳了东北、安徽、山东等地的民间舞风格,以三个女性为主线,展现了悠然自得的状态。“在原来的民间舞蹈中,有很多热闹的成分,舞者会通过很多夸张的动作来吸引注意力。但这个舞蹈体现的却是慢慢的、悠然的情志。”舞蹈理论家、评论家冯双白以此为例,感慨道,“中国的年轻编导们,越来越注重提炼民间元素后的再创造,他们正在从外在事件性的表达、过程性的描述,逐步走向自己的内心世界。”

 

从世界文化中吸取养分

《如果你看不到我》 由崔莎布朗舞蹈团演出

 

舞蹈艺术的多样性,也应从世界各国的文化中汲取营养。

 

“世界上有各种不同的舞蹈文化,它们有着不同的节奏和动作,对我来说都是很好的借鉴。” Andromachi Dimitriadou Lindahl说,“我对学习很有兴趣,不仅学习希腊的舞蹈,也和其他国家的文化进行对话。”跳非洲的舞蹈时,她感受到了身体和大地间的强劲联系;她也阅读孔子、老子的著作,还练太极,中国文化中的哲学思维令她觉得非常有能量;而德国的表现主义,对舞蹈中的情感展露以及戏剧化的冲突颇具意义。“舞蹈是一种非常自然的运动的实践,我可以在不同的文化中,去尝试身体移动的自由度。”

 

Rosana Hribar 和Gregor Luster是斯洛文尼亚的现代舞舞者及编舞家,在进入卢布尔雅那舞蹈剧院后,两人开始创作带有鲜明特色的双人舞。“作为舞者,我们就像蝙蝠一样,永远在振动翅膀。通过翅膀的振动,我们获得反馈的信号。”Gregor Luster说,“舞者永远要有新的体验和经验,比如中国的元素或其他国家的元素,都应该吸纳其中。”两人在意大利的海滩舞蹈,也在室内、咖啡馆、餐厅中舞蹈。对他们而言,舞蹈时应仔细聆听身体的声音,包括身体和地板接触时的声音。只要有足够的空间,身躯就可以传达意义。

 

人人皆可舞蹈

《第三只轮子》,由Alito Alessi编舞,是一支残障人生与普通人合作表演的舞蹈。

 

舞蹈不是少数人的艺术,通过身体的发声,人人皆可舞蹈。

 

“我们有共同的语言,语言来自我们对身体动作的研究,用这样的方式,我们可以洞察生活。”特殊舞者机构Dance Ability创始人Alito Alessi认为,舞蹈应包容所有人,牙牙学语的孩子、使用轮椅的残疾人,都可以共舞。“我们不应把身体和智力的差异视为问题,而应视其为机遇。身体可以呼吸、眼睛可以眨眼,差异给我们带来多样化的可能。我无意改变人,因为每个人都已经是最好的了,只不过没有表达出来。”他已与一位盲人舞者共舞了30年,“重要的是我们要体验舞蹈、体验身体的移动,并以此来了解意义的所在。”Alito Alessi自1997年起使用Dance Ability舞蹈教学方法进行教师培训,旨在使各学科教育者的课堂对残障人士而言更加开放可及;如今,他已在45个国家培训了几十位教师。

 

来自菲律宾的艺术及环境保护组织Earthsavers负责人Cecile Guidote Alvarez同样将舞蹈视作所有人的语言。“舞蹈并不是一门阳春白雪的艺术,它应超越偏见和歧视,不论是残障人生还是在贫民窟中生活的人,都可以接触舞蹈。你会发现,双目失明的姑娘,也可以唱歌、跳舞、翻跟斗,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!”Cecile 说,“舞蹈应走出城市,走向更广阔的世界,让所有人都能站在舞台中心,设计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

这是舞蹈的社会责任。正如Trisha Brown舞蹈团资深顾问Susan Rosenberg在国际舞蹈日论坛上诠释编舞家Trisha Brown舞蹈艺术时所言,好的舞蹈必须做到真实化,这既意味着舞蹈要面对真实的世界,也意味着舞蹈要真实地面对世界。Trisha Brown本是此次国际舞蹈日的献辞人,但遗憾的是,她已于3月18日因病逝世。

 

“随着社会进步,舞蹈将对人、社会产生更多的影响。传承已久的舞蹈艺术,是文明的象征。”北京舞蹈学院院长郭磊说,“在中国,舞蹈艺术的发展,不能忽视56个民族至今活态传承的舞蹈,也不能忽视遍布城市、乡村的广场舞蹈。”

 

据悉,2017国际舞蹈日系列活动为期三天,除论坛外,还将以工作坊及舞蹈演出的形式,架起舞蹈语言的沟通桥梁。

 

题图:舞蹈《16》讲述一个跨度16年,发生在两位现代舞者之间的故事。 图片来源:主办方提供 图片编辑:项建英(编辑邮箱:scljf@163.com)